翁熄粗大第48篇| 把大腿张开污污文腐

时间:2022-07-27

 李萌琦还算淡定,她严肃地看着李妙琦:“拿着你的辞呈,到我办公室来!”

    她俩离开后。

    暮川夫妇继续跟其他的建筑师打招呼聊天。

    陈绾绾还给他看了他们上次获奖的案例,又带他去其他楼层参观。

    李萌琦这一路上回来,有不少员工望着她们姐妹俩,也会窃窃私语。

    不过李萌琦的头颅始终高贵地昂起。

    她心知这红尘万丈一旦踏入就免不了世俗眼光,这么多年了,从方菁出事,再到李斌出事,她不断遭受打击,不断遭受非议,却也熬过来了。

    现在集团内部对她的争议几乎没有了。

    因为她有能力让所有人看见她的能力,她也有能力让所有人自叹不如然后乖乖闭嘴。

    可是李妙琦听着这些声音,她情绪越来越崩溃。

    她紧紧握拳,指甲都深深陷在肉里。

    进了办公室,李萌琦关门。

    转身的一瞬,就看见妹妹绷不住地哭了起来。

    李萌琦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她去了一趟里面的休息室,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许多东西。

    她拉着妹妹坐在椅子上,拿着化妆棉沾了卸妆油,一点点帮妹妹卸妆。

    李妙琦全程哭。

    李萌琦就让她哭,等着装卸完了,她也哭的差不多了。

    李萌琦递给她一瓶洗面奶:“进去洗脸,左边柜子里有舒缓成分的面膜,你出来的时候可以贴一张。”

    “哦。”李妙琦起身,接了洗面奶往里走:“姐,你听他们这样议论,你都不难过吗?”李萌琦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在叫嚣,却努力忍住脾气,希望她能醒悟:“他们有X光透视眼吗?说我如何如何,我就一定是如何如何的?他们是阎王爷吗?说我几点要死了,我就真的会死吗?他们咸吃萝卜淡操心,你也是吃粗茶淡饭长大的?从小到大那么多早教班、才艺班、名师家教多不胜数,锦衣玉食、养尊处优把你伺候大了,你现

    在都是硕士了,可你的眼界和心胸却仅限于可能还不如你的人对着你指手画脚地说上几句话吗?”

    李妙琦:“我……”

    李萌琦:“如果花这么多钱却只能养出这样的孩子,那还不如把养孩子的钱全都留着,养上一个村的猪!”

    李妙琦:“我不如猪,你也不如猪!我们俩是一个品种的!”

    她也生气了,赶紧转身去洗脸。

    李萌琦无奈极了。

    她从办公室离开,去了女儿的办公室。

    陈坚跟小栋还在沙发前喝茶聊天,宝宝们还在睡。

    李萌琦摸出手机:“我趁着中午,给飞飞阿姨打个电话,你们别出声。”

    父子俩都很诧异,觉得她怎么不回自己办公室打,要跑来这里打?又觉得她办公室难道有人?

    那边很快接了。

    李萌琦也迅速将这件事情跟庞飞飞说了。她谦虚地说着:“飞飞阿姨,妙妙把您当亲生母亲,从小跟您也最亲。我现在说重了又怕她受委屈,说轻了又怕没效果。咱家情况都已经这样了,她选择的却不是逆流而上,而是顺流而退,这让我非常意外,也让我非常失望。我想跟她好好谈谈,可是她的眼神就透着倔强、叛逆、不耐烦,我怕她像鞭炮,一点她就燃,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帮我想想要怎么跟她沟通?”

    为了这个亲妹妹,李萌琦也真是煞费苦心了。


 

    她觉得小叶子都比李妙琦能抗事!庞飞飞在电话那头道:“主要是妙妙没怎么吃过生活的苦,所以就觉得眼前的困难比天还大,是她越不过去的。这道理就像是现在小孩子不爱学习,因为他们没吃过苦,以

    为学习才是最大的苦。萌萌,妙妙敏感,自尊心又极强,所以要特别注意跟她沟通的方法。这样,我趁双休日回去一趟,帮你当面劝劝她怎么样?”

    李萌琦觉得心里挺不好受的。

    明明是她的亲妹妹,却麻烦庞飞飞一手带大。

    现在她想请教庞飞飞如何跟妹妹沟通,结果又要麻烦人家大老远飞过来。李萌琦声音都哑了:“飞飞阿姨,我就是希望她能好好的。她一个小三十岁的硕士了,事业吧,事业也没有,家庭吧,家庭也没有,孩子更别指望了。她遇到事情之后处理

    方式总是错的,我比她大这么多,我以后要是走了,就她一个人,她这脾气不改改,她以后要怎么办啊。”

    陈坚跟陈栋听着,都于心不忍。

    他们都能感受到李萌琦的那种无助。

    庞飞飞听着也难受:“萌萌,我知道你一直是家里最懂事的,少帆的性格也像你,做事干脆、爱憎分明。你别着急,要不我一会儿给妙妙打个电话吧。”

    李萌琦刚要说话,手机响了一下。

    她拿下一看,是李妙琦发来的短信:【我卸完妆了,看你不在,我就不等你了。我要回南英去了,这里不适合我,你说什么都没用,我不会留下来的】

    李萌琦赶紧道:“飞飞阿姨,我不跟你说了,我去追妙妙,她说她要回南英去了。”

    她赶紧结束通话,出门就去找。

    陈坚:“小栋,你守着宝宝们,我陪你妈去。”

    李萌琦穿着高跟鞋,拼了命地跑,把一层全都找遍了,她又跑回李妙琦工作的办公室,发现她的东西都没了,问了才知道,十分钟前李妙琦就来把东西收拾走了。

    也就是说,李妙琦可能根本就没卸妆!

    她听见李萌琦开门出去,她就马上溜出来抱着东西走了,等她离开了大厦,才给李萌琦发的短信!

    李萌琦急的到处找,给她打电话,电话关机。

    陈坚打电话过来:“一楼没有,大厦门口也没有,你那儿呢?”

    李萌琦急的快哭了:“没有。这丫头还关机了。这样,你开车,去机场,我回娇园看看。”

    很快,陈坚夫妇各自开车,一个去机场,一个回娇园。

    陈坚查了所有飞南英的航班,他为了能把李妙琦带回去,还自己买了一张机票,这样就可以进入安检,在各个航班班次的登机口不断寻找她。

    李萌琦也以为李妙琦至少会回来收拾一下行李。

    可是他们一直坐到黄昏,除了把暮川夫妇、宝宝们、小栋等回来,连李妙琦的影子都没有。

    李家别墅那边的管家,他们也几乎每隔半小时去一次电话,人家也说小姐没回来过。

    这天晚上是小栋做的饭。

    为了追回李妙琦,小栋也强忍着思念小叶子的冲动,没去见小叶子。

    陈坚连饭都不敢吃,就怕错过李妙琦。

    后来他饿的实在受不了的,就赶紧买了桶泡面,泡好了再继续游走在各个飞南英航班的登机口之间,一边找一边吃。

    夜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