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美妇董事长的乳峰: 情趣办公室总裁play

时间:2022-07-27

   而娇园里那些兄弟,也被倪暮凡收入预备营,即将展开第一轮特训。

    两个月后。隆冬。

    庞飞飞遇到了一件令她万分为难的事情。

    她跟段衡准备结婚了。

    段衡那边的亲人全都非常支持他,还说一定要来南英喝一杯喜酒。

    可是庞飞飞只跟李妙琦、庞令行说了这件事,他俩都很替她开心。

    可是她要怎么跟江帆父子说这件事情,她就显得有些为难,说吧,确实为难,不说吧,又显得她小家子气了。

    段衡着急结婚的事情。

    晚餐的时候见她闷闷不乐,就主动提起:“妙妙跟她哥哥肯定亲厚,不如让妙妙去说?”

    李妙琦反应极快:“对!我去说!”

    她从宁都逃回南英之后,就在家里一本正经地经营着她的小网店。

    这两个月来,怎么说呢,生意不好不坏,但是每个月两三万不成问题,比在妤树做新人拿到的基本工资强多了,她现在越发庆幸自己离职。

    庞飞飞想了想,还是去商场买了一套高档的儿童洗护用品,还有几套儿童的高档服装。

    她开车把李妙琦送到了骁王府门口。

    李妙琦两只手提着沉沉的礼品袋,就进去了。

    她跟李昊哲说完以后,又跟李昊哲一起给江帆打电话说。

    结果令人欣喜,不论是江帆还是李昊哲,都很高兴庞飞飞可以二婚,他们还表示,一定要去参加婚礼。

    李妙琦高高兴兴地准备回家了。

    李昊哲夫妇留她下来聊天,还说要她吃完夜宵再回去,或者晚上留宿也行。

    李妙琦被他们的热情弄得很不好意思。

    恰逢巴干达夫妇过来串门子,他们也想小子孺。

    自从李斌走了,小子孺的作息时间规律,现在一天天地长大,白白糯糯,可爱极了。

    见到李妙琦,盛绣马上就问她多大了,有没有结婚,现在做什么工作,问的特别细致,那关怀备至的样子,就像是李妙琦的亲人似的。

    巴真怕她不好意思,忙道:“妈,你别见了人就一个劲地问,是不是职业病犯了?”

    盛绣笑着道:“哈哈哈,我就是单纯地好奇,作为长辈,问问嘛!”

    巴真又笑:“还真不是长辈,你们是平辈的,因为她可是我跟阿哲的小姑姑啊!”

    反应过来李妙琦的辈分大,巴干达夫妇都哈哈大笑起来。

    李妙琦觉得他们人都挺好的,也大大方方地说起了自己的事情,她说现在在网上开小店,每个月两三万的收入,之前在宁都工作,不太顺心,就回来了。

    李昊哲一听,忙追问:“怎么不顺心了?”

    难不成陈坚夫妇、陈绾绾,还能给她委屈受?

    不能啊,也不可能啊。

    李妙琦叹了口气,想起同事们对她父亲的指指点点,她讪讪一笑:“嗨,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不提了!”李昊哲马上表态:“这怎么能不提了呢?你在那边不是住在娇园的小院吗?家家有本难念的经,难道是绾绾他们在工作上对你要求严苛了?还是你生活上,跟他们有什么误

    会?小姑姑,咱们都是一家人,爷爷现在都这样了,我们更要紧密地团结起来,如果家人之间有什么误会,一定要说开才好。”

    盛绣点头:“太子妃我没怎么接触过,但是面相看来是蕙质兰心的。你姐姐跟姐夫都是好人,我们是接触过的,去年还一起过年来着,尤其是你姐夫,特别忠厚老实。”

    李妙琦连连摆手:“不提了不提了,都是不开心的事情。”

    众人:“……”李妙琦又道:“反正我现在挺好的,我也不想嫁人,也不想有什么大出息了,我妈跟段叔叔结婚以后,他们说了,我还可以住在那里,我就一直住着呗。他俩这个岁数了,

    也不会再生孩子了,刚好多一个房间出来,给少帆偶尔回来住住,我对现在这样的生活非常满意了。”

    又聊了会儿,李妙琦在这里吃了南英特色小吃做夜宵,李昊哲就开车送她回去了。

    他回来的时候,巴干达两口子还没走。盛绣温声道:“阿哲啊,你看要不要给你姑姑找个对象啊,她学历高,人漂亮,自己成天闷在家里也不是个事。再不抓紧点,她就三十了。我成天做妇女方面的各项工作,

    一般到三十岁,再找对象,那就难于上青天了。”


 

    李昊哲也头疼:“她自己的事情,要不随她自己吧。”巴干达提醒:“她这是在南英啊,南英的男子是可以有很多女人的。她现在踩着二十几岁的尾巴,还能找找。可一旦过了三十,再找,那就难了。要么去给人当小妾,要么

    就是家里离异拖着孩子让她去当后妈的,你别觉得我说话不好听,主要是南英现在的国情民俗就是如此。”盛绣语重心长道:“我觉得你那个飞飞奶奶,挺可怜的。现在跟你爷爷离婚了,马上二婚了,可是前夫的女儿还要住在她新婚的房子里,水电费、伙食费肯定全都你飞飞奶奶的,虽说人家男方不介意,可是这不是长久之计。一个人知趣些,清醒些,也不可能三十岁了,后妈都改嫁了,还赖在后妈的房子里啃老。我觉得吧,这丫头脑子不清

    楚。”

    李昊哲还在纠结李妙琦回来的原因。

    等岳父岳母离开后,他赶紧给江帆打电话,把今晚的情况一五一十跟江帆说了。

    江帆马上追了个电话给李萌琦:“妙妙在你那边是不是受委屈了?”

    李萌琦无语:“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江帆:“我也觉得不可能,但是她说的话,满是难言之隐的意思。我怕你们有误会。”

    李萌琦坐起身,一脸崩溃地抹了把脸:“哥,你那边是半夜吧?你还没睡吧?我这边跟你那边有时差,你知道我这里几点吗?凌晨四点多!”

    江帆:“额,不好意思,我真的忘记了。”

    他也确实是太着急了,心意是好的,却忽略了时差。

    亲生父母都不在身边,他作为家里的大哥,他自认为有责任要团结兄弟姐妹们,要好好照顾他们,而不是让他们闹矛盾、闹误会。于是江帆放缓了声音,温声道:“萌萌,哥哥知道你最懂事了。可是哥哥也着急啊。晚上阿哲问她为什么好好的从宁都回来,她脸色马上就挂起来了,还说什么家家有本难

    念的经,你说,换做是你,你会怎么办?”

    李萌琦:“……”

    江帆:“萌萌,你跟哥说实话,她去宁都不是住……”“大哥!”李萌琦冷声道:“第一,绾绾是看她在南英事业受挫,所以好心邀请她过去工作的,但是姜姜把妤树交给她,不是让她收容亲朋好友的,绾绾给她安排实习,给她转正,她全都做的好好的,我们在小院里住的也是高高兴兴的,别的不说,就是阿坚,每天花着心思变着花样给我们做饭,任劳任怨,可是公司里有人说咱爸的事情,说

    咱爸工作能力强,但是人品不行,家暴女人,妙妙听着就哭了,当场就要走人,我把她拉到办公室劝,她趁我不注意赶紧跑了……”

    李萌琦洋洋洒洒给江帆说了四十多分钟。

    说到最后李萌琦自己都哭了。她道:“我看见阿坚从机场回来,那疲惫的样子,我当时都想抽自己一个耳光。所以以后,你们的事情,我们不管了!再也不管了!各家过各家的就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