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乖都湿成这样了还说不要: 出轨的美妇高官

时间:2022-07-27

   你想想,这一路走过来,从娜娜出事,到恩恩出事,我为了你家里那些破事!

    我哭了多少次?

    又难过了多少次?

    哪一次不是我吃力不讨好?

    好不容易盼着你跟阿哲重新回了南英,想着你们肯定接受教训了,结果你又膨胀极了,你又跑出去把人家打成重伤!

    要不是顾着绾绾,想着绾绾去揭发与求情的初衷就是怕你锒铛入狱甚至没了性命,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好好的在家里待着?

    怕只怕你早就在牢里待着了!

    妙妙三十岁的人了,还搞什么离家出走,她要走就走,我不拦着,但是从今往后,她是死是活跟我没关系!

    你们说我冷血也好,说我无情也好,我都无所谓!

    我对得起天地良心!

    我不怕举头三尺有神明!

    我唯一对不起的,永远只有阿坚,只有我公婆罢了!

    你以后不管发生任何事,也不要找小栋或者绾绾开后门,或者让他们帮你做任何事!

    我已经跟他们两个交代过了,让他们不许再插手李家的事情!”

    李萌琦骂完,直接结束了通话。

    这边把手机一丢,那边陈坚已经把温热干净的湿毛巾递给她了:“擦擦脸。”李萌琦接了毛巾,擦了脸,躺下后,翻来覆去睡不着:“真没见过这样的,凌晨四点给我打电话,就为了质问我是不是让妙妙受了委屈!妙妙不是在南英吗,他怎么不去拉

    着妙妙当面问?我就活该好欺负吗?”

    陈坚去了趟洗手间,又出了趟门。

    回来的时候,给她端了一杯热水:“喝点水,不然嗓子疼。”

    李萌琦接了杯子,起身去洗手间:“我去刷牙,不然喝不下。”

    陈坚笑了:“我又不会笑话你。”

    李萌琦:“谁管你了?我是对自己高要求!”

    陈坚还是笑。

    他心头还回荡着她的话:我看见阿坚从机场回来,那疲惫的样子,我当时都想抽自己一个耳光!

    她是打心眼里心疼他,才会这么想的。

    另一边。

    江帆坐在电脑前,屏幕已经熄灭了,但是电脑还没关。

    前一刻他还在忙艺术学校的事情,接了儿子的电话,他想着妙妙脾气不好,萌萌脾气好,所以就直接给萌萌打了电话询问情况。

    结果这一下,萌萌也炸了。

    温若棠进来送咖啡给他:“要不早点睡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这个艺术学校,江帆是最大的投资人,目前一切顺遂,照目前的进度,再过一个月,等农历新年过去,就可以实现盈利、把所有的本钱赚回来了。

    江帆对妻子是120分的满意。

    她总是温柔如水,善解人意。

    他抬头望着她,苦笑:“妹妹们有点事情,我再问问情况,处理好了就睡。”

    温若棠俯首在他脸庞亲了一下:“好,我等你。”

    江帆笑:“好。”

    温若棠先回房间去了。

    江帆握着手机,掂量了一番,又给庞飞飞去了个电话。

    他先恭喜庞飞飞要结婚了,还表示要去参加婚礼,说了一堆祝福的话。

    然后,他才切入主题,问起妙妙从宁都回南英的事情。庞飞飞是个诚实的女人,她把前因后果告诉了江帆,还道:“也难为人家阿坚了,一直在机场来等着,天亮了才回去。也是他身体好,不然疲劳驾驶要是回去的路上出什么

    事情,那真是……”

    听情况与萌萌说的一样。

    江帆心里有些愧疚。

    他又冲动了。

    他不该直接给萌萌打电话,质问她的,他应该先忍一忍,认真分析,认真思考一下的。

    他摸了把脸,又给萌萌发了一则短信。【哥错怪你了,其实哥从来没有怀疑你会欺负妙妙,哥只是觉得奇怪,怕你们有误会,想帮你们解决,可能哥的表达方式有问题,又心急了,才会说的用词不当,口气也

    不好。哥跟你说对不起!】

    李萌琦没回。

    江帆看了眼时间,宁都凌晨五点。

    他也不指望她回,只盼着她能看见就好。


 

    隆冬的正午。

    寒风小了很多,暖阳高照,照的院子里的人舒服地都想睡觉了。

    唯独两个小霸王:筠礼、筠炎,他们在学步车里横冲直撞,育婴师跟卫兵们跟着他们不停地来回跑着。

    花园前小广场铺满了大块平整的白玉石地砖。

    两兄弟就在这片小广场,一边晒太阳,一边到处跑着玩。

    倪嘉树现在可算感受到父母总是把“天伦之乐”挂在嘴边的那种幸福感了。

    他坐在藤椅上,一边看书,一边守着宝宝们。

    陈绾绾现在宁都跟B市两边跑,她跟暮川还会相互对行程,尽量挑对方也出差的时候自己再出差,这样可以争取更多一家人团聚的时间。

    眼下,陈绾绾又回B市去了,而暮川也带着大妹倪暮凡去利国友好访问去了。

    倪嘉树瞧着院子里暖阳正好,望着冠九秧:“九秧,去把凤大叫来。”

    冠九秧:“是,陛下。”

    倪嘉树明明有凤云震的手机,却不打,还让冠九秧去请,说明这件事情只适合面谈。

    冠九秧再三叮嘱大家守好两位小皇孙,还叮嘱厨房准备好凤云震爱喝的茶,自己去了一趟储秀宫。

    等凤云震来到时候,宫女刚好把他爱喝的茶奉上。

    凤云震:“爹地!”

    他很自然地随着倪暮凡叫的。

    倪嘉树收起书,看向他:“云震,你看那边,筠礼筠炎,可爱吧?”

    “可爱,”凤云震放眼望去,就见育婴师们将宝宝们从学步车上抱起来了:“怎么不让他们跑了?”

    倪嘉树温声道:“有时间限制,每次不超过20分钟,不然对骨骼发育不好。”

    凤云震点头:“原来如此。”

    两个小宝宝好不容易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去自如。

    忽然被抱出来,他们生气,一个哭的比一个厉害。

    不过育儿师门都有丰富的经验,她们马上把宝宝们抱回屋里,拿好吃好玩的给他们转移注意力。

    两个宝宝进了屋,倪嘉树的目光转移到凤云震的腿上:“腿彻底康复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