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浪货好湿好紧好浪: 被农民工灌满系列

时间:2022-08-04

   自小缺失父母之爱的她,对于特情处从各国搜罗孩童用作实验研究的事情格外敏感介怀,她宁可牺牲自己的性命,换取这些孩子弱小的生命。

        “唉!”

        奎木狼也不由低下头,重重的叹息了一声。

        林羽不由一怔,听到燕子这话,心中的怒气陡然间消散,忍不住摇了摇头,轻轻叹了口气,说道,“燕子,其实很多事情不是像你想的那么天真简单……就算我们杀死了‘基因之父’,特情处马上就会找到基因界的第二号专家、第三号专家甚至第四号专家,然后这些人就会成为新的‘基因之父’,那些残忍的实验,也仍旧会不停地进行下去!”

        “相反,如果这种基因药物的研发进展放缓,只会害死更多的孩童,因为他们要做更多的实验,来确保研发进度,自然也就会残害更多的生命……”

        林羽说话间也不由满是唏嘘,心里复杂无比。

        虽然这个“基因之父”曼森也算得上是一个间接残害了无数生命的刽子手,但林羽同时又不得不承认,相比较基因界其他专家,曼森可以通过更少的样品数实现更为迅速的进展,从一定程度上来说,由他来负责这个项目,能够比基因界其他专家残害更少的生命。

        奎木狼和燕子两人闻言不由一愣,林羽所说的这点,确实是他们所没有想到的。

        “那我们难道就真的拿他没有办法了吗?!”

        燕子咬着牙,十分不甘心的说道。

        “现在确实没有办法,或许以后会有吧……”

        林羽十分无奈的轻声叹了口气,接着神色一凛,沉声道,“我们现在最应该考虑的,是如何应对携带着最先进基因药液的特情处成员!”

“您是说,我们会在这里碰到特情处的人?!”

        奎木狼微微一怔,皱着眉头疑惑道,“他们敢明目张胆的过来吗……”

        他认为特情处不一定会派自己的成员过来,因为光是特情处发展的爪牙和傀儡组织,已经完全够用。

        “一定会!”

        林羽郑重的点点头,说道,“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像最先进的基因药液,他们是绝不舍得给外人用的,所以谁携带着最为先进的基因药液,谁就是特情处的人!而且这份文件太重要了,只有拿在他们自己人手里他们才会安心,所以他们一定会派自己人过来!”

        他眯了眯眼,继续喃喃道,“到时候如果我们能够确定他们特情处成员的身份,说不定还可以用此做一些文章……”

 

        倘若他们能找到确切证据确认这些人就是特情处成员,那到时候完全可以上报给上面,让上面通过一些外交手段去找找特情处的晦气。

        不过相比较确认这些人的身份,林羽更迫切的是见识一下特情处最先进基因药液的威力。

        “真是个乌鸦嘴,你不是想知道特情处最先进的基因药液会让人变成什么样吗?!”

        燕子冷冷的扫了云舟一眼,说道,“这下好了,你早晚有机会能够见识到了!”

        “这也不赖俺吧……”

        云舟有些委屈的挠了挠头。

        不过他心中的好奇再次被勾了起来,甚至有些暗暗期待能够早点接触到特情处的人。

        “这次行动,果真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激烈残酷!”

        奎木狼无奈的摇头苦笑。

        此时他才意识到,各国将自己最顶尖的资源一齐投放到同一个地方,会形成多么恐怖的局面!

        “嘘,我听到下面好像又有声音……”

        这时燕子眉头一皱,低声冲众人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又来人了?!”

        云舟脸色一变,一时间有些苦不堪言,无奈道,“这间隔也太短了吧……就不能让人休息一会儿……”

        如此高频率的战斗,实在让人疲于奔命,就连云舟这些体力远超常人的玄术高手也有些吃不消。

        更不用说他们几个还都有伤在身。

        “这是战争!”

        奎木狼朝着云舟脑袋上拍了一巴掌,训斥道,“谁会给你喘息的时间!我们的心气首先不能泄,一定要咬紧牙关撑到底,否则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倒下了!”

        “知道了,奎木狼大哥……”

        云舟挠挠头,撇了撇嘴。

        “叫叔!”

        奎木狼气的瞪了他一眼。

        说着奎木狼立马在地上的死尸身上摸索了一番,期待着能够找出手雷和震爆弹之类的东西。

        但最后也是一无所获,甚至这些人比刚才那帮人还要穷!

        显然,在这种长期对峙僵持的情况下,绝大部分势力和组织都已经到了缺衣少食、捉襟见肘的地步。

        越是贫穷,这些势力和组织就越要铤而走险,攻击其他的势力和组织,从而掠夺物资。

        奎木狼甚至一时间都分不清这些人到底是为了要他们宗主的命,还是为了抢夺物资,才来攻击他们的。

        不过这已不重要,不管这些人是为何而来,他们彼此之间都要分个你死我活!

        等察觉到楼梯中脚步声越来越近之后,燕子率先起身走到窗边,朝着窗外观察了一眼,见楼外没有人攀爬,立马冲奎木狼和林羽等人打了个手势,手中黑绸往下一甩,立马卷住墙外一处凸起,一个纵身从窗外跳了出去。

        跟刚才一眼,她还是选择主动出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