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够了停下: 埋头在她的腿间吸的高潮

时间:2022-08-04

 只要再这么坚持数天,想必这座小城的势力和组织便被他们剿灭的差不多了!

        但现在的问题是,他们的身体状态可能无法允许他们支撑太久!

        “实在不行咱们撤吧!”

        奎木狼转头冲林羽说道,“咱们跟他们打游击战,别老让他们攻击我们了,我们也主动去攻击攻击他们!”

        林羽没有说话,奎木狼的这个提议他也想过,以后也可能用到,但却不是现在用。

        因为这种游击战的风险也并不小,他们四处转移,暴露的风险系数就会直线上升,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暗处敌人的冷枪击中。

        而且这种方法效率太低,一天消灭不了两三个势力和组织,一旦像他们昨天那样被堵在某处建筑物里,进出不得,只怕会活活饿死在里面!

        所以这种策略只适合他们消灭了一定数量的势力和组织,缴获了一定的资源后,才能用。

        “撤又能撤哪儿去?”

        燕子冷声道,“除非撤出这座小城,否则哪里都一样危险!”

        在这座塔楼上,起码敌对势力是一个个的攻上来,不至于蜂拥而上。

        而且他们所占的地理位置极好,观察四周非常方便,白天压根不用担心会遭到攻击,如果撤到其他矮小的建筑物中,这种优势便荡然无存,日夜都不得安宁!

        “那怎么办?就这么一直硬撑下去吗?!”

        奎木狼忍不住叹了口气,说道,“我们三个的命丢了就丢了,可是宗主他……”

        “宗主,要不你撤吧!我们仨守在这里!”

        燕子沉声道,虽然她明知道林羽不可能答应,但还是出声劝阻。

        林羽仍旧没有说话,闭着眼睛靠在水泥柱上闭目眼神,脑海中不停思索着对策。

        但可惜的是,他一时也想不出什么有效的方案。

        “先吃饭,补觉!”

        既然想不通,林羽索性也懒得去想,与其这么耗费精力,倒不如补充体力来的实际。

 

        说着他率先起身,朝着楼上走去,奎木狼燕子和云舟三人互相看了一眼,也起身拍拍土跟了上去。

        他们吃饱喝足之后,天已经大亮,小城中再次响起此起彼伏的枪声,但是相比昨天明显稀疏了许多。

        “宗主,您先休息吧!”

        奎木狼说道,“我跟云舟放哨!”

        “不用,你们先睡吧!”

        林羽笑了笑,说道,“我坐着就能闭目养……”

        话未说完,他突然一顿,急忙示意众人安静。

        铛!

        他们四人脸色霎时间大变,只听楼道内传来一个极为明显的响声。

这个声音明显是某种金属管敲打在墙壁或者栏杆等硬物上所发出的脆响。

        而且极其富有节奏,每间隔数秒便敲打一声。

        林羽等四人立马警觉了起来,满脸诧异的互相对望着。

        “天都亮了,怎么还有敌人呢?!”

        燕子脸色晦暗无比。

        “会不会是什么金属管之类的东西断了,被风吹的来回晃动,敲打在墙壁上发出的声音!”

        云舟挠头道,“如果是敌人的话,不能这么蠢吧,发出这么大的动静,好像生怕我们听不到一样……”

        “天气这么闷热,哪儿来的风啊!”

        奎木狼紧蹙着眉头沉声道,“再说,有风的话,也应该是我们顶楼风最大啊,可我们这压根都感觉不到有风吹,楼下又哪来的风?!”

        “可是云舟侄子这话说的也有道理,如果是敌人的话,不至于这么蠢,制造出这么明显的动静!”

        说着奎木狼话锋一转,一时间也感觉有些说不通。

        “听这个声音,明显是人为的!”

        林羽开口道,“因为声音已经越来越近了,这个人或者说这帮人明显正在从楼道往楼上走,他们刻意制造出这种响动!”

        听到他这话,奎木狼、燕子和云舟三人脸色一变,更加警觉,急忙站起了身。

        奎木狼直接冲到楼梯口侧耳朝下听了听,接着转头冲林羽等人说道,“宗主说的没错,声音确实越来越近了,现在好像已经到了三十几楼了!”

        闻言,燕子和云舟立马将收好的匕首又摸了出来,迅速切换到战斗状态。

        “妈的,这帮人这么狂吗?!”

        奎木狼一边仔细听着楼下的动静,一边咬牙道,“上楼之前竟然丝毫不怕我们发现!”

        这种声音在他耳中听来,无异于一种挑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