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荡双性爆乳生子| 隔着纱衣含乳尖娇门吟

时间:2022-08-05

 金凰可是跟随他多年的心腹,跟擎苍一样是他的左膀右臂,也是他最信任的人之一。

    可以说,金凰和擎苍比五大战王更让他器重。

    如今,他却被金凰捅一刀,痛的不仅是身,还有心。

    战惊风很是满足夏昆仑的痛心疾首,哈哈大笑着上前了几步:

    “答案很简单,你失踪三年,我降服了你这匹忠诚的烈马。”

    “她现在已经不是你的心腹了,而是我战惊风的听话女仆!”

    “今晚杀你,其实不需要她出场,但我想要看到你痛苦。”

    “所以就让她出场来诛你的心!”

    “对了,金凰很润,我很喜欢,谢谢你培养她这么多年。”

    战惊风又刺激了夏昆仑一下:“等你死后,我会跟她再战三百回合纪念你的。”

    金凰脸上很是羞怒,但没有出声斥责战惊风。

    “三年不见,想不到金凰你也被糖衣炮弹打倒了。”

    夏昆仑拔出了袖剑:“看来整个屠龙殿就剩下擎苍这个傻大个保持初心了……”

    看到昔日女将沦为战惊风的玩物,夏昆仑不仅感觉伤口剧痛,心里还有一丝悲凉。

    他还感觉到了孤独。

    金凰挤出一声:“殿主,对不起,我只是想过的舒服一点。”

    “舒服一点?”

    夏昆仑眯起眼睛:“明白,生活太现实,热血当不了饭吃。”

    远处的叶凡心里叹息一声,能够感受到夏昆仑的情绪。

    人心太难测,有几个人能跟他这样初心不变?

    “知道热血当不了饭吃就好。”

    战惊风毫不留情地继续打击着夏昆仑:

    “你只教屠龙殿将士奉献奉献再奉献,却从来没有想过他们也是人也有需求也有家人。”

 

    “你扛着自以为是的理想和信仰,让金凰他们流血又流泪,他们又怎么可能坚持到底?”

    “反倒是我,你眼中的国贼,给了他们富贵给了他们荣华,还给了他们家人庇护。”

    “除了擎苍那个傻子之外,还有那个正常人愿意给你卖命?”

    “你没失踪就算了,你的威望和战功可以迷惑他们,可以让他们忘记现实残酷跟你冲锋。”

    “但你失踪三年,三年啊,他们被敌人报复,被我们打压,被王室牺牲,还拿什么等你归来?”

    “你又有什么资格让他们对你绝对忠诚?”

    “我可以告诉你,整个屠龙殿,也就擎苍那个傻子的麒麟营算干净了。”

    “其余成员包括五大战王和四营将士,早已经被我渗透的七七八八了。”

    “杀了你,弄死擎苍,再用金凰收编你余孽,屠龙殿就再也没反对我的声音了。”

    “不对,我要毁掉屠龙殿,建立属于我战惊风的力量。”

    “我要铸造一个狂龙殿,要让夏国再也没有你夏昆仑痕迹。”

    战惊风眼里绽放着一股光芒:“这也算是我呕心沥血三年的回报了。”

    “现实确实非常残酷,英雄也可能流血又流泪,但它始终不是你们祸乱夏国的理由。”

    夏昆仑看着金凰咳嗽一声:“更不是金凰你对我捅刀的借口。”

    “如果天总不亮,那就摸黑生活。”

    “如果发出声音是危险,那就保持沉默。”

    “如果自觉无力发光,那就蜷伏角落。”

    “但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

    “不要讽那些比自己更勇敢的人们。”

    夏昆仑声音响彻了整个夜空:“你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

    叶凡身躯一震,望着夏昆仑的目光,无形中多了一丝欣赏。

    金凰也是眼皮一跳,羞愧之意清晰可见。

    战惊风同样脸色微变,随后哼出一声:

    “夏昆仑,你只会画大饼,你说这些有毛用。”

    “能给你买房子还是买车子?能给死去将士多要一笔抚恤金,还是能让他们活过来?”

    “什么都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