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几天没做喷的都是白芷\ 同城床约 哪个软

时间:2022-08-08

    林笙月刚刚睡醒,大脑还没完全清醒过来,反应难免有些迟钝,闻言只是似梦非梦地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男人,没有说话。

        沈天时目光盯着女孩的脸,很快注意到女孩的双眸上覆盖着一层朦胧,他了然什么,“今天这么早就睡了?”

        现在刚九点多,她一般都十一点才睡。

        下一秒透过门框的缝隙又瞥见屋内床上干净整齐的被褥,以及铺满纸张和书籍,略显凌乱的桌子,沈天时眉宇顿了下,然后紧蹙起来看着林笙月,“困了怎么不上床去睡,桌子就那么舒服?”

        此刻外面正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空气本就偏凉,再加上时不时还会吹来一股细微的寒风,林笙月整个人不多时就被冻清醒了大半。

        她下意识双手抱胸,将自己身体拢住,然后看着男人那张对她十分不满的脸色,心里不由地就升起一股火,“沈先生,这么晚了你来做什么?”

    她下意识双手抱胸,将自己身体拢住,然后看着男人那张对她很是不满的脸色,心里不由地就升起一股火,“沈先生,这么晚了你来做什么?”

        就因为她没接他电话,特地跑过来兴师问罪来了?

        这男人以为全天下的理都是他家的?

        沈天时没接话,察觉到女孩身体轻微的颤抖,再度迈步向前,往门内挤了挤,进去后拉干脆利落地反手将门锁上。

        “沈先生!”

        林笙月看着不由分说挤进屋内的男人,心中顿时更加恼火,她冷声警告道:“你大半夜这样闯进一个独身女生的宿舍,恐怕不……”

        林笙月话没说完,就看见男人迈着修长的腿来到窗前,将她半敞的窗户给关上。

        林笙月看了看窗外下雨又刮着风的天,过了几秒好像明白过来什么:“……”

        他忽然推着她一起进来,还把门关上是因为……

        沈天时将门窗全部关好后,目光大致扫了眼女孩的房间。

        屋子里的陈设很简单,除了床和衣柜,就只有一张小书桌,里面应该还套着一个小卫生间。

        尽管面积很小,但被女孩收拾的井井有条。

        环境干净整洁。

        沈天时眸内掠过一抹还算满意的神色,随后复又回到门边,低眸望着那张已将近一个月未见的精致白皙的小脸,嗓音低低沉沉地开口:“发这么大的火,以为我要对你做什么,嗯?”

        闻言,林笙月眼神略不自在一瞬,随后面无表情朝男人道:“如果没什么事的话,还请沈先生你现在离开,我要睡觉了。”

        说着就要开门送客,可手刚碰到门把手,就被男人扣住了手腕,“我们这么多天没见,现在刚见面,你就让我走?”声音微沉了沉。

 

        林笙月淡淡地看了男人一眼:“沈先生,请你放开我。你该离开了。”

        沈天时却丝毫未松:“回答我的问题。”

        林笙月一听男人命令似地口吻,火气止不住地直往上蹿。

        他凭什么对她这样颐指气使的!

        林笙月想要把自己的手抽出来,可男人的手却跟铁钳子一样禁锢着她,任凭她怎么用力也挣脱不开。

        林笙月积压在心头的各种情绪瞬间如同触发到什么开关,全被点燃了。

        她仰头看向男人,开口的声音无形中拔高几分:“我让你走有什么问题吗,沈先生?这里是我的房间,我现在要睡觉!我有权利让你离开!”

        听到这番话,沈天时脸色骤然一黑,正要开口说什么,却又听到女孩好像气不过似地继续朝他道:“我又不欠你什么,凭什么你想见我的时候我就非得见你!凭什么我就非得接你的电话!你又凭什么赖在我这儿不肯走!”

        沈天时顿时神色微怔,随即看着一脸恼怒盯着他的女孩,眸光顿了顿,隐约察觉到些什么,“在生我的气?”

        林笙月只冷冷道:“放开我。”

        沈天时静静地看了女孩两秒:“因为我这两天没给你打电话?”

        “我说了放……”林笙月中途反应过来男人的话,面色微顿了一下,然后更加愤怒道:“沈先生你想多了,快放开我!”

林笙月不想和这个霸道,强势又自恋得过分的男人继续交流下去,她用另一只空闲的手去开门,却又毫无意外地再度被男人先一步扼制住。

        林笙月彻底恼了,她用力拉起禁锢着她的其中一只大手,二话不说正打算直接咬下去,耳边忽然传来男人轻声的一句,“我怕打扰你睡觉。”

        林笙月动作一滞,刚张开的口腔又缓缓合上。

        “这两天公司有点事需要处理,每天结束很晚了,怕把你吵醒,所以就没有电话。”沈天时又继续道。

        随着男人话音落下,林笙月的满腔怒火如同被戳破的热气球般,很快全被浇灭了,她微微低垂着眼帘,唇线一点点地抿起来。

        沈天时见女孩半晌不吭声,手指轻捏住她的下巴让她抬头,同他的目光对视,“这两天一直在等我电话?”

        闻言,林笙月明眸轻轻闪动了一下,随后拨开男人的手,稍偏过头不去看他的脸,“没有,你想多了。”

        女孩脸上显出几分别扭的模样让沈天时断定了心中的猜测,眉梢顿时微扬,染上一层淡淡的愉悦,“我以为我对你而言,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就是十天半月不给你打电话,你也不会有所谓,或者会感到十分庆幸,终于不用每天被我打扰。”

        毕竟,她可以为了一个陌生人一再拒绝他的邀约,甚至即便答应了他,临时有其他事也会选择将他置于其后……

        她总是不会将他放在心上,哪怕一丝一毫……

        “不是这样的!”林笙月下意识反驳道。说完反应过来什么,面上划过一丝懊恼。

        沈天时眸底却是笑意加深,“终于肯承认了?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