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扒开粉嫩的小缝亲吻 触手内衣双性改造上学

时间:2021-05-13

      好在郡主府素日就时常接济孤独园、悲田院,沈羲和自己去孤独园,同时又派了另一批人去悲田院,也带了许多吃穿用度。

        孤独园看冷萧瑟,冷风中甚至夹着一些异味,酸且臭。对于珍珠等人还好,对于嗅觉灵敏的沈羲和就有些难以忍受,又怕自己捂口鼻的举动伤了孩子的心,只得强忍着。

        等她见到齐培的时候,难闻的味道,实在是令人作呕。

        “你们散去,我奉郡主之命过来为你们看看病。”珍珠立刻驱散人群。

        到让沈羲和舒适了点,沈羲和假作咳嗽,用袖子遮住口鼻,袖口清凉的香气让她晕眩感顿消,珍珠看了看齐培,也就是递信给沈羲和的小少年,这才十三岁。

        双腿膝盖骨被挖,溃烂加上伤冻,血肉模糊,又有黄色液体流着,他还发着热,整个人都冻得迷迷糊糊。

        珍珠随着白头翁其实看了不少血肉模糊的伤,但齐培的伤还是让她倒吸一口冷气,的确已经生蛆,她要给齐培清理伤口,幸好有随阿喜在,两个人互相帮衬,倒也没有耽误时间。

        一个时辰后才将之收拾妥当,沈羲和绕着孤独园走了一圈,大概了解一番这里的情形。

        同一时间,刑部尚书杨府,管事急匆匆跑进来,闭目养神的老太太睁开眼,将人挥退下去,管事附耳道:“老夫人,查到了,在孤独园。”

        “还不开把人给抓回来。”老夫人立刻下令。

        “不是小人不抓人,是今儿昭宁郡主派了人去孤独园行善举。”管事低着头,有些担忧和焦虑道,“还派了贴身丫鬟,去给问诊。”

        “昭宁郡主怎会派人突然去了孤独园?还特意问诊看病?”老夫人面色有些许慌乱。


 

        “应是巧合,郡主今日送西北王出城,恰好遇上晕厥在马车前的乞儿。”管事将自己的猜想说出来,“将之带回了府中,又放了出来,恐是因此而想到孤独园和悲田院,便立刻让府中人送了些吃的用的去两地。郡主上京后,往日也常派人将郡主府用不上的旧物件送去。”

        杨老夫人定了定神:“既如此,便等他们离去再动手。”

        “小人听闻他们已经去了一个时辰,担忧郡主派去的丫鬟治好了齐培,齐培知晓她从郡主府出来,说些不该说的话害了二郎君。”管事担忧地说完之后,建议道,“事到如今,老夫人这是只怕要告知大老爷拿个主意。”

        “你们这群废物。”杨老夫人面色阴沉,“断了双腿之人,也让他跑到了京都,混入了皇城!”

        管事被骂得低头不语。

        杨老夫人转动着手中的一串金珠:“你去把大老爷寻回来,再派些人把孤独园看紧,实在不成……就放火烧院子,再派人潜进去杀了齐培!”

        沈羲和尚不知危险在悄然而至,她听闻齐培醒了,就回到了屋子里,屋子被珍珠打扫了一番,还放上了香炉,沈羲和再进去,才没有觉着头晕眼花。

        “郡……”齐培显然已经知道沈羲和身份,十分激动,想要挣扎着坐起身。

        “不必多礼,你伤势过重,长话短说,莫要强撑。”沈羲和在珍珠搬来的椅子上落座。

        “郡主……”齐培眼泪忍不住流下来,“请郡主为我齐家四十多口人做主,河北道官官相护,屈打成招,颠倒黑白……”

        齐培一个是十三岁的少年,积压了无数的委屈和悲痛,一下子倾泻出来,在他一边哭泣一边痛斥之中,沈羲和才了解了全部始末。

        蠡县县令是刑部尚书杨忠兴的嫡长子杨旭林,是祐宁十三年的两榜进士,十六年被指派到蠡县为县令,要说这杨忠兴多坏也不是,他并没有搜刮民脂民膏,也没有糊涂断案。

        这三年在蠡县的政绩不算突出却也不算一无是处,眼看着三年任满,他面临着考绩升迁。蠡县豪富齐家出现了偷盗之案,一群贼匪趁夜闯入齐家盗窃。

        杀了齐家一个护院,盗走了齐均妻子卧房中一些珠钗金银,后被齐家的护院打退,全部跑掉。

        齐培的兄长齐均次日一早就去报案,派人探查之后,发现线索太少,根本难以破案,而本朝有规定,盗窃之案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侦破,若是逾时则父母官也要受责。

        这个时候杨旭林不想有这样的岔子,故而硬说齐均是发现护院与其妻有染,故而杀了护院,伪造一个盗窃案,来掩盖自己杀人之事。

        护院是齐家家奴,打杀了也没什么大事儿,尤其是还有私通女主人的罪行在前,杨旭林不受理,齐均听了很是气愤,误以为是自己打点不到位,就拿了几百金去贿赂杨旭林。

        哪里知道杨旭林尽数退回了这笔金,这事儿齐均有冤无处诉,本没有吃什么大亏,齐均便想着就此作罢。

        可齐均的对头从衙门知晓这件事后,就借此来羞辱齐均,大肆宣扬其妻与护院私通,闹得人尽皆知,齐均的妻子不堪受辱自尽而亡。

        齐均阻拦不及,悲痛欲绝,恰好在这个时候,衙门抓到了一伙行窃者,这伙行窃者公认他们就是当日夜里去齐家盗窃之人,齐家护院也是为他们所杀。

        齐均痛失发妻,定要衙门给个公道,就将这是上报到定州上谷郡,他却不知上谷郡郡守乃是杨旭林亲爹刑部尚书杨忠兴的弟子,也是因此才将杨旭林派到蠡县。

    这一纸状告还未得到回复,就被杨旭林知晓,而齐均运气也不好,恰好那日河北道刺史也在郡守衙门,刺史与杨忠兴又曾是同窗,他详细询问事情经过,且有杨旭林拂受贿赂之举,让刺史更信任杨旭林。

        以污蔑朝廷命官,贿赂朝廷命官为由将齐均缉拿,严刑拷打要其认罪。

        齐家也莫名接二连三出意外,齐均虽是商贾却也硬气,愣是被刑讯而亡也没有画押,齐培知晓之后,收拾细软要上京告状,一路上都在被追杀,从河北道至京都,他足足走了半年,这半年他受尽折磨,终究是留了一口气活着来到这里。

        幸运的是他被当成了残疾的乞丐,被收留,乞丐又觉着他年幼伤重,才将他扔在了孤独园,后来崔岱回孤独园给孩子们上课,将他所学相授,被齐培看到,才有后来之事。

        “郡主,请郡主为我齐家主持公道。”说完之后,齐培泣不成声恳求。

        沈羲和早知朝廷诸多政举存在弊端,当真亲身经历,心里却格外震动,面色也冷了下去:“你可有证据?”

        “有,当日盗窃我家中之人,逃脱出来,被我送到齐家常年供奉的道观之中。”齐培哭红的眼中有了些许光亮,沈羲和既然如此问,意味着是要管这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