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对我说她想要我 美妇双飞胯下

时间:2021-05-13

     而杨昆笑着说道:“不知道你们前段时间有看本地新闻吗?有人中了五千万?”

        地方台的新闻,基本上是重庆每家每户的老人家都会看的。因为新闻播放时间是在晚餐时分,所以很多家庭都是一边吃饭,一边看当地的民生新闻。

        只是这样的地方新闻,年轻人是不怎么喜欢看的,毕竟地方台的新闻出了什么大事他又不敢播,每天就围绕着居民的琐碎小事播不停。什么走在街道上被踢摔倒了,街道设计不合理。什么高层失火了..反正就这些。

        当然地方新闻肯定会播中大奖的事。只是去简单采访彩票站,又不可能采访中奖人。

        有人中了五千万的事,他们是看到新闻播出了的,杨母点头说道:“看了..新闻里是说重庆有人中了五千万。不会吧..不会吧..”

        杨昆笑着点了点头,接着就大笑了起来:“哈哈哈,没什么不会,中奖的就是我!我中奖后没有第一时间给你们说,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也不知道怎么说。”

        父亲更是瞪大了眼睛说道:“你真的中了五千万?”

        杨昆轻柔的点头笑了笑:“嗯。真的中了五千万,所以我就拿着这笔钱买了一套大房子。工作我辞了,目前还剩下了几千万,我放在银行里面的,每年有着一百万的利息。”

        杨母觉得完全有些不可思议的再次询问着:“这..真的?”

        杨昆再次给母亲确认着:“嗯,当然是真的了!不然我去杀人放火也弄不到几千万呀。除非是大企业里面的会计挪用公款!我又不是财务,我哪有挪用公款的机会哟?哦,我还有领奖时签的那个东西..在我租的房子里面的,我到时候拿给你们看。”

        在杨昆再三确认下,杨母总算是勉强接受了,真的只是勉强。

        因为在没有看到那份签署的文件时,她觉得心都没有落地,突然之间的乍富,这是他们这个年纪的人连做梦都不敢去想的事。

        “走,走..”杨母马上说着。

        杨昆点头:“走吧,吃饭,我们一家人去吃顿火锅!”

        杨母眼睛一瞪,马上就说着:“吃什么火锅哟,先去看房子!我还没有见过一千多万的房子到底是啥样。”

        总算是看着老母亲带着一些激动的心情了,杨昆此时总算是挂起了笑容。

        他开着车载着二老一起朝着下午自己刚刚买下来的房子出发了,这一路上他们二人沉默着,一句话都没有说,因为他们此时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脑袋有点乱,五千万,怎么就落到他们头上来了?

        杨昆一边开车,一边说着:“我说,抽个时间,你们两人一起去做一份全身的体检吧。现在我们也算是有经济基础了,健康就成为最重要的事了。”

        杨母马上就说着:“我和你老爸,好得很,去检查什么?”

        杨昆耐心的给自己的母亲说着:“检查一下总归没错。当然没有问题的话,那是再好不过的事了。如果有什么问题,我们也可以及时发现,及时治疗,是吧?你们二老也辛苦几十年了,虽然这个钱是天上掉下来的,但我们也要有一个健康的体魄来享受这份恩惠不是?”

        听着杨昆这番表示孝心的话时,老爹笑着说道:“行行行,抽空我就和你老玛去做一份检查。”

        杨昆说道:“这就是了嘛。以前怕检查,是因为检查本身就费钱。而且检查出来有什么问题,又怕没钱治。但现在我们家不缺钱了,那么健康就是很重要的事了。而且钱放在银行里每年都可以赚一百万呢,就算不上班,一年一百万难道还不够我们家里开销的吗?现在啊,我们家也算正式的过上好日子咯。”

        张母说道:“我们啊,从来都不求什么大富大贵的好日子。我只想我们一家人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就行了。”

        杨昆笑着说道:“但是以后我们家的日子就好了呀。以后啊,你们想去避暑就去避暑,想去过冬就去过冬,想去国外耍,我也带着你们去。对我来说,你们老两口的生活过好点才是我最大的欣慰事。”

        杨母说着:“去什么国外哟,我们就是和老街坊们一起约着去周围农家乐玩玩就是了,这到是比留在市里好些就行了。”

        .......

        杨昆带着自己的父母来到了新房,在推开双开装甲门之后进入了客厅,原本就非常大的客厅,在没有任何家具的填充下,真是空空荡荡的。

        此时外面的天都已经黑了,而且两江两岸趁着夜色,灯光也全都打开了,站在家偌大的客厅里就能直面看着两岸那迷幻璀璨的灯光。

        杨母看着空旷的客厅,她惊叹着:“哇~~好大的客厅。”

        在这句话之后杨母就沉默了下来,惊叹后杨母站在这个客厅里百感交集,刹那之间她的眼眶湿润了,紧接着她的眼泪忍不住的唰唰往下掉..

        老父亲拍着她的肩头安慰着:“哎哟,你这是怎么了?”

        无尽的感慨在这个瞬间爆发了,杨母一边流着泪,一边说着积压在心里的陈年旧事:“我呀,这辈子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事。我老爹又走得早,老太婆一个人带着我们四个娃儿。我这个老大又没什么本事,根本帮不了家里什么。而且你又是一个不争气的人,当初厂里分房子要不是我去领导办公室里闹了一场,我们现在都还没有着落。”


 

        就在老母亲说着陈年旧事时,老爹他搂着杨母不停的拍着,安慰着:“是是是,我没本事,但是我们娃儿有本事了撒。好了,好了,莫哭了。”

        杨母哭泣着拍着自己的胸口说着:“这么多年我心头苦呀,急呀。就想着他这么大了,他要是结婚怎么办,房子要给娃儿解决呀,我们又没得什么本事,我是真的急呀。”

        杨昆这次听着母亲把积压在心里的倒出来,甚至她说着结婚什么的,他都并没有觉得她是在啰嗦。反而是一股暖流直冲鼻腔里,他也忍不住的流下了眼泪。

        父母的温暖,父母的爱意,虽然在平日里并没有用太多的语言来直白的表露,但..父母那份对他的爱始终不曾减少,只是隐藏起来了而已。

        老父亲拍着母亲的肩头安慰着:“现在不是好了吗?结婚后他就住这里,我们回去住老房子,这里就给娃儿。”

        杨昆马上就说着:“留给我什么,我一个人住得完吗?‘460’个平方!房间多得很,你们不看下吗?”

        杨母伸手抹了抹自己的眼泪后说道:“哦,哦,走,去看看其它房间。看看这个房子到底有好大!”

        双卧区,主卧区和客卧区分开了,杨昆先带着她们看了主卧区域:“这里就是留给你们二老的,主卧!”

        “不不不,主卧留给你,我和你老爹,住其它房间就行了。你看看这个衣帽间好大,适合你们年轻人。”

        杨昆也不争辩,分房的事情再议,他又带着她们去了,客卧区。看着客卧这边都有着三个卧室,而且是套卧,张母马上说道:“这里可以做一个门,里面连着的两个房间可以留给我和你父亲,我和他分开住,我才不要和他挤在一起。”

        父亲笑着反击道:“分开住就分开住,我还不想挨着你耶!做一个门,里面的两卧室留给我和你母亲,你自己住主卧。这里还剩下一个客房,平时哪个来玩什么的也可以住在这里。”

        参观了一圈之后回到了阳台,三人趴在阳台上欣赏着江对岸的两江汇聚。杨父感叹着:“好房子啊,真的好,房间又大。而且还可以看风景,就是太贵了!一千三百万啊!对了,我们什么时候去看家具?”

        “我找了设计师。让他给我们搭配家具,这些事情你们就不用管了。”

        杨母马上就说着:“家具别买太贵的。一般的就行了!”

        杨昆笑着说道:“预计了一下,我初步估计家具软件,加上电器这一块在三百万左右吧。”

        听着杨昆的报数,杨母眼睛都瞪大了:“什么呀?家具就三百万?三百万我又可以买一套房了!而且还是大房子!”

        杨昆哭笑不得的说道:“妈,你房子都是一千多万,你难道配十多万的家具吗?”

        杨父也在旁边说着:“这个房子虽然大,但是我看了一下,最多五十万!”

        杨昆哭笑不得的说道:“所以说,我不想这么早给你们说呀。早知道我等装好了再给你们说,反正钱在我这里的,我想怎么装,就怎么装,走了,吃饭!”

        杨母马上就说着:“钱交给我,我帮你保管着,我怕你有钱就乱花!”

        “想都别想,小时候你就说压岁钱帮我保管着,结果我马上三十了,我的压岁钱影子都没见到!”

   重庆的夏季就算是天气已经热到爆炸的程度,但依然不会减少重庆人对火锅的热爱,杨昆和自己的父母从家里出来之后就来到了火锅馆里开始烫火锅了。

        杨母不依不饶的还在说‘钱’的问题:“昆儿,我说,你把钱放在我这里,我帮你存着。我是真的怕你拿着钱就乱花,你说说家具这一块儿嘛,就算好点的材料,我们几十万就能搞定的。你要三百万?再有钱也经不起你这样的花销呀。你平时身上放个十大万的,这也完全够你的零花了吧。”

        杨昆哭笑不得的说道:“老玛,你能不能别说这个问题了?钱,我放在银行里存着定期呢。还有房子的事情,你们也别管了,我已经和设计师已经确定好了,而且钱在今天签约之后已经预支了两百万。因为有些家具要从外国下订单,退肯定是没法退的了。你们都知道交钱容易,退钱难!”

        杨父这时候也帮着杨昆说道:“你就别管他了,娃儿都这么大了,你怎么还想着把经济大权给拿着呀?钱在他那里,他自己难道还没有个计划吗?”

        毕竟男人最清楚男人,在兜里没有钱的时候男人连说话都没分量。自己的经济权上缴了,他认了,怎么孩子的也是全都想要握着呀?

        杨母见老爹不帮她说,居然帮着杨昆说话?她马上就提高了音量:“他那叫计划吗?装个房子,三...三百万?三百万我都可以买两套小户型了。”

        杨母一直掌握家里的经济大权,所以她有点习惯性的大嗓门,可是就在她差点脱口而出的说出‘三百万’时,她马上收起了声音,毕竟她秉持着财不外露的心思。她降低了音量说着‘三百万的用途’。